香山院 - 都市小说 - 重生后,我成了反派的白月光长嫂在线阅读 - 第480章 媒人

第480章 媒人

    三日后。

    碧水居来了个媒人。

    还是上京城内,最炙手可热,人人都晓得,天下就没有她说不成亲事的喜儿媒婆。

    她穿着盛装,满脸洋溢着喜气,叩响了碧水居的大门。

    等门一打开,她便挥着手绢拍着手,脸上堆满了笑意的大喊:“哎哟,大喜,大喜呀!门房兄弟,奴家是来见庄主姑娘的,有个大喜事,要给庄主姑娘商议商议呀!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整个庄子便都传遍了。

    田里干活的,在村子里先逛的,有事没事都聚成一小堆小堆的在那儿闲聊。

    “咱们庄主要议亲啦!”

    “你别混说!咱们庄主姑娘身旁也没个亲长,难不成,还能给自个儿议亲不成?”

    “为何不能?庄主姑娘虽然年纪轻轻,但可是个做大事的女娘。难道家长没有亲长,就不能成婚了?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。不过……这庄主姑娘,到底是没有族人亲长,还是自个儿不想有的呀?”

    这就没人知道了。

    因为整个庄子,无人知道姜晚澄的来历。

    但瞧她带着一双弟妹,也不像是从家族里逃出来的,而且还有些身家,若真的家中还有亲长,定不可能放着一家幼小自己在外飘泊生活呀!

    “有些事,咱们不该知道的,也别瞎猜了。反正咱们遇上了个好庄主,还不该感恩戴德吗?”

    蒋家出事后,其余几家当初和蒋家狼狈为jian的,也都彻底老实了。

    蒋家被灭门,朝廷自然也是不了了之就结了案。

    这件事虽然惨烈,但村子里也没有多少人再议论了,只当已经随风过去。

    只是蒋家附近几十米处,大家开始都不敢随意路过。

    是姜晚澄下令,先将蒋家收拾了出来。

    蒋家的尸首都被南镇抚司给带走,至今也没有送回来,多半是被丢在乱葬岗了。

    姜晚澄还派人去寻过,也什么都没找到。

    翻遍蒋家的家里,倒还有些银子。

    姜晚澄作主,用这些银子,给蒋家的人在坟林,给他们做了一个衣冠冢。

    还做了一场法事。

    剩了一些钱,就全部捐给了城外的善堂。

    蒋家荒废了出来,她又叫人给收拾清洗了出来,每日让武大带着白一他们挨个儿的去那里cao练。

    村里若是有愿意跟着学些把式的青壮年汉子愿意跟着去学的,也都可以加入。

    就这样,原本感觉充满了阴煞的蒋家凶宅,很快就被这些阳气给占满驱散。

    大家至此也就不再害怕从蒋家路过,而蒋家的旧宅,至此也变成了整个村的训练场……

    继续说回庄主姑娘的亲事。

    “我可是听见那喜儿媒婆喊着,有大喜事,要找姑娘商议!这还有假?”

    “啧!可这大喜事,也不一定就是亲事呀!”

    “哟,这喜儿媒婆,难道还能跑来与姑娘说生意不成?媒婆媒婆,这天下间媒婆不就都是说媒的,才叫媒婆吗?”

    “咱们庄主姑娘的人才那可是个顶个儿的好,这喜儿媒婆不知是来替谁说亲的?”

    “这谁哪知道?不过一般人,姑娘也一定不会嫁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别是个穷书生什么的。我可听了不少白眼儿狼的故事。姑娘自个儿有些身家,又是个能干的,就怕目光短浅,瞧上那些别有目的穷书生。”

    “这,咱们庄上也有穷书生,姑娘若真要瞧得上,还不如瞧上咱们庄子上的呢。”

    “呸,作什么春秋大梦呢,滚滚滚。”

    很快,这事儿就有了答案。

    原本碧水居内也是捂得严严实实的,可庄内还有几个做工的婶子。

    她们虽然不敢胡乱打听,但是这事儿交换了庚帖后,也就没什么可瞒的了。

    自然就有婢女,高兴之余说漏了嘴。

    “是一位锦衣卫的总旗大人!”

    “什么!?天杀的,还不如穷书生呢!!”

    大伙儿都觉得,庄主姑娘下半生的性命都堪忧了。

    这可真是,一朵鲜花儿,眼瞧着跌入了荆棘丛中呀!

    交换庚帖后,便是定亲了。

    此事自姜晚澄第一回便点头后,倒是进程的很快。

    不过十天,喜媒婆就浩浩荡荡的带着几十台的聘礼,又来了庄子。

    前院都堆满了,二院又堆成了山。

    听风晕头转向,林雪燕主持着大局。

    赵嬷嬷吩咐着里里外外,其余各人,都是各司其职。

    还有一对大雁,又肥又漂亮,被大红色的绸布捆着打成结,被放在聘礼小山的最上头,看着当真是喜庆又惹人爱。

    喜儿媒婆还介绍说:“这可是我们温郎君,亲自去猎来的大雁呢,大人对庄主姑娘的用心,是当真放在心坎坎上的!”

    这话传到姜晚澄耳朵里,她‘噗嗤’一声便笑道:“可不就是他老本行了?”

    猎户会打猎,还真是手到擒来。

    等喜儿媒婆离开后,姜晚澄才亲自去瞧了瞧这些聘礼。

    还当真是把她给惊到了。

    怎么会有这么多?

    她一个个掀开查看,本以为都不过是充面子的场面东西,可是看到礼抬红布下那些布匹和金银器都是真的后,姜晚澄当即吓的瞋目结舌,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即便是一个礼抬架子上不过一样东西,但林林总总的数目加起来,也是非常骇人的!

    他何处来的这些东西?

    其中有一抬上,还有一套大红色的女子衣物。

    姜晚澄还未闹明白,林雪燕就抽空过来指着说道:“这个我认得。是我们还在广蔗时,他自个儿在百忙中去的当地一绣庄,亲自找人定做来的,说是给你准备的生辰礼。我刚刚数了数,聘礼共有二十四抬,这一抬除外。所以,它应该是不算在其中的。你赶紧拿起来瞧瞧。”

    姜晚澄心中一动。

    给她的生辰礼?

    那为何之前一直未给她?

    她拿起来一看,刚一抖落,竟有一封信从里面掉落了出来。

    林雪燕帮着捡起,而姜晚澄也已看清,温朝晏送给她的,竟然是一套漂亮的骑马装!

    布料轻薄舒适,款式也时尚好看。

    仔细的瞧,上面还有手绣工艺。

    这套骑马行装,是花了功夫和价钱的。

    她摸了摸,心道:穿上它骑马,一定会即舒服又便捷。

    这个生辰礼,当真是有心了。(本章完)

    dengbidmxswqqxswyifan

    shuyueepzwqqwxwxsguan

    xs007zhuikereadw23z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