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山院 - 科幻小说 - 综合影视大玩家在线阅读 - 第七十四章 不眠

第七十四章 不眠

    看着吃饱后睡去的左娜,王羽悄无声息的走出卧室,来到了外面的客厅。

    客厅里的餐桌上,摆着一席冷却后的饭菜。

    左娜是吃饱了,但他可还没吃呢。

    这些饭菜虽然冷了,但还是能吃的,将它们风卷残云的消灭后,王羽满意的拍了拍肚子,重新回到了卧室。

    刚刚躺回床上,左娜便循着味,挤进了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喂,醒了就不要再装睡了。”王羽捻起一缕左娜的秀发,在她的脸上不停轻扫起来。

    “讨厌~”左娜睁开眼,嘟着嘴不满道:“你怎么一点晴趣都没有啊,我现在强烈怀疑,你是不是真的有很多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我骗没骗你,你自己还不清楚吗?”王羽紧了紧怀里的左娜,似笑非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左娜霎时红了脸颊,她可还軟着呢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总该知道,我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女朋友了吧。”王羽单手撑头,保持着側平板前後支撐。

    “嗯~”左娜看向王羽的双眸中,盈盈若氺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直到傍晚,

    王羽才搀扶着左娜退房离开,把她送回了学校。

    其实左娜并不想回学校,但谁让她白天把祝欣欣给忘下了,晚上要是再夜不归宿,她恐怕要被‘埋怨’好几天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今晚要是跟王羽住在一起,免不了又会再起战戈,她可不想明天第一天上班就请病假。

    送完左娜,王羽出来学校,在校园门口打了辆车,直奔秦施家而去。

    他本来都和秦施说好了,上午要去她的新律所看看来着。

    结果半路杀出个左娜,导致他不得已放了秦施鸽子,等会到了后,恐怕要免不了一番賠礼道芡。

    来到秦施家门外,王羽输入密码进入了房间。

    房间内的沙发上,坐着一位背对大门的短发女人。

    王羽的第一反应,便是秦施剪短发了。

    随后想想又不太可能,毕竟她很清楚自己在骑马时,最喜欢手握马缰驰骋沙床的感觉。

    既然不是秦施,那这个短发女人,应该就是钱小燕了。

    作为贴身保镖,钱小燕的义务便是24小时随身护卫,所以住在秦施的家里也属正常。

    听到开门声,钱小燕连忙站起身来,向房门处看去。

    见到来人是王羽后,钱小燕松了一口气,点头道:“老板,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坐你的,不用拘束。”王羽换上拖鞋,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可乐后,坐到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老板,秦律师还在洗澡,要不我去车里凑合一夜。”钱小燕半个屁股挨着沙发边,微红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对于王羽大晚上来的用意,她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只是每每想到王羽和秦施的結合,她就有些感到滑稽,一个24岁的亿万富豪,和一个32岁的普通律师...

    只能说王羽的xp系统,还是有点东西的...

    王羽打开可乐罐,看了眼钱小燕半湿的短发,和身上的粉色睡袍,他还真不好因为自己的到来,而把她赶出家门去吹冷风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你等下回到房间里,不要轻易出门便好。”王羽表情平淡的喝了一口可乐,仿佛是再说一件很寻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闻言,钱小燕微微一愣,然后点头说道:“...好的,老板。”

    随后,趁着秦施还在洗澡的功夫,王羽问了一下这几天的情况。

    钱小燕:“老板,这几天秦律师的身旁,并未出现过心怀不轨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王羽放心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不管那些混不吝的讨债公司是否真的改邪归正,总之一切正常,那便最好不过。

    又和钱小燕简单聊了几句后,秦施便擦着头发,走出了浴室。

    “王羽!”秦施惊喜连连,捂着头发快步走向王羽。

    见状,钱小燕的眼神里闪过一丝莫名色彩,然后便无声的退进了自己房间。

    “几日不见,有没有想我啊。”王羽微微一笑,搂住了秦施的腰肢。

    “我想你了,可你却不见得有想我。”秦施幽怨的白了王羽一眼,她还记得王羽白天放她鸽子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额...抱歉,我上午确实临时有事,不是有意要鸽你的。”王羽连忙道歉,毕竟是他失约在先。

    有位名人曾经说过:有错就要认,愛屮要立正!

    “算了,我又不是真的在怪伱。”秦施踮起脚,笑意盈盈的凑到王羽嘴边,轻啄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秦施,你真好。”王羽莫名的有些感动。

    虽然秦施不能像蓝未未那般完全包容他,但是这份心意,他感受到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,你可要好好补偿我喲。”秦施缓缓退出王羽的怀抱,拉开了腰间浴袍的系带。

    嘶~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清早,

    撑着两個黑眼圈的钱小燕,开车把王羽和秦施送到律所楼下后,便窝到了后排,准备补补觉。

    昨晚,她辗转反侧,彻夜未眠。

    秦施的卧室可没有做什么隔音处理,持续了几个小时的髙歌淺唱,直到凌晨才将将息声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着入睡后,梦里的场景又让她汗濕淋漓的惊醒过来,不得不重新去趟浴室。

    打开淋浴,......,关上淋浴,冲洗牙刷,完成沐浴。

    回到卧室后,她还没来得及睡着,一墙之隔的主卧里,便再次响起了附骨之音。

    好了,完全睡不着了...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电梯里,

    秦施挽着王羽的手臂,浑身倚在他的身上,止不住的打着哈欠。

    “让你多睡会儿你不听,非要来这么早,现在你是老板了,就算晚一会儿来,也不会有人多说什么的。”王羽嘴里责怪着,手臂却牢牢的揽住秦施的纤腰,帮她支撑着身体。

    “我们才只是个小律所,我身位老板自然要以身作则,更何况今天律所要来两个助理律师,更要给她们做出表率。”秦施打了个哈欠,努力支起身体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算你说的有些道理。”王羽摇了摇头,顺手帮秦施整理了一下发丝。

    其实秦施这么做并没有错,如果老板自己对公司都不上心,下面的人又怎么会认真工作呢。

    进来律所,秦施首先领着王羽参观了一下环境。

    三个独立办公室,一个会议室,一个待客室,外加大厅里的八个格子间,便是整个律所的格局了。

    虽然只有一百多个平方,但是麻雀虽小,却五脏俱全。

    作为一家初创的律所,这已经很不错了。